365bet体育官网网址_365bet平台棋牌_365bet主页

本周专刊:商业秘密纠纷

2017年12月26日

壹?相关法条

1、《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十条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手段侵犯商业秘密:

(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违法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视为侵犯商业秘密。本条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规定:有关信息不为其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规定的“不为公众所知悉”。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有关信息不构成不为公众所知悉:

(一)该信息为其所属技术或者经济领域的人的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

(二)该信息仅涉及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部件的简单组合等内容,进入市场后相关公众通过观察产品即可直接获得;

(三)该信息已经在公开出版物或者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

(四)该信息已通过公开的报告会、展览等方式公开;

(五)该信息从其他公开渠道可以获得;

(六)该信息无需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容易获得。

?

3、《合同法》

第四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知悉的商业秘密,无论合同是否成立,不得泄露或者不正当地使用。泄露或者不正当地使用该商业秘密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

4、《劳动法》

第二十二条规定:劳动合同当事人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商业秘密的有关事项。

第十七条规定:“……劳动合同除前款规定的必备条款外,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约定试用期、培训、保守秘密、补充保险和福利待遇等其他事项。”

第二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

第二十四条规定: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的约定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前款规定的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竞业限制期限,不得超过二年。




贰?经典案例

案例一

案号:(2011)民申字第122号

裁判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竞业限制约定虽然字面上没有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但其目的就是不得使用商业秘密从事竞争业务,该约定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的保密措施。

原文:劳动合同第十一条第一款是否属于富日公司对其商业秘密采取的保密措施。

根据富日公司第1点申请再审理由,其本意是,劳动合同第十一条第一款约定系要求黄子瑜不得使用富日公司的商业秘密从事纺织品外贸业务,而并非竞业禁止条款。由此提出一个问题,竞业限制约定虽然字面上没有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但其目的就是不得使用商业秘密从事竞争业务,该约定是否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的保密措施。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是商业秘密的法定构成要件之一。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权利人为防止信息泄漏所采取的与其商业价值等具体情况相适应的合理保护措施,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保密措施”;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所涉信息载体的特性、权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识别程度、他人通过正当方式获得的难易程度等因素,认定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因此,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的保密措施应当表明权利人保密的主观愿望,并明确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信息的范围,使义务人能够知悉权利人的保密愿望及保密客体,并在正常情况下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漏。

本案中,富日公司提供的劳动合同第十一条第一款没有明确富日公司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信息的范围,也没有明确黄子瑜应当承担的保密义务,而仅限制黄子瑜在一定时间内与富日公司的原有客户进行业务联系,显然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的保密措施。竞业限制是指对特定的人从事竞争业务的限制,分为法定的竞业限制和约定的竞业限制。法定的竞业限制主要是指公司法上针对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设定的竞业限制,属于在职竞业限制。约定的竞业限制,一般是指依据合同法和劳动合同法针对交易相对人或者劳动者通过协议约定的竞业限制,既包括离职竞业限制,也包括在职竞业限制。在实践中,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就竞业限制作出约定的情况早已存在。一些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范性文件对竞业限制作出了规定。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的劳动合同法对约定竞业限制作出明确规定,该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上述规定是在自1995年1月1日起施行的劳动法第二十二条关于劳动合同当事人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商业秘密的有关事项的规定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是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对实践中相关做法的肯定。我国立法允许约定竞业限制,目的在于保护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其他可受保护的利益。但是,竞业限制协议与保密协议在性质上是不同的。前者是限制特定的人从事竞争业务,后者则是要求保守商业秘密。用人单位依法可以与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竞业限制约定因此成为保护商业秘密的一种手段,即通过限制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从事竞争业务而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劳动者泄露、使用其商业秘密。但是,相关信息作为商业秘密受到保护,必须具备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要件,包括采取了保密措施,而并不是单纯约定竞业限制就可以实现的。对于单纯的竞业限制约定,即便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商业秘密,但由于该约定没有明确用人单位保密的主观愿望和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信息的范围,因而不能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的保密措施。综上,劳动合同第十一条第一款不属于富日公司为保护其商业秘密所采取的保密措施,富日公司相关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案例二

案号:(2014)浙知终字第60号

裁判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因此,判断一种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应从该信息是否具有秘密性、商业价值性、实用性和保密性等方面予以综合判断。

原文:山田公司请求保护的技术要点为:DP系列高速冲床中“连杆冷却系统”和“锁模装置”的组成部件、特殊尺寸、工艺参数、安装要求和尺寸配合关系,依据是其设计的DP-35CS型号冲床的图纸中与上述技术要点相对应的部分。根据浙江省科技咨询中心在原审中出具的司法鉴定报告(以下简称鉴定报告),专家组认为,“连杆冷却系统”和“锁模装置”的相关技术信息系山田冲床设备中的独特设计,并非该技术领域的一般常识和行业惯例,需通过专业技术人员的设计和选择得到。经文献检索,上述技术信息在2010年3月25日宁波万代公司申请专利之前也未在公开出版物上公开披露。上诉人对此并无异议,但认为上述技术信息仅涉及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部件的简单组合等内容,进入市场后相关公众通过观察产品即可直接获得,不具有秘密性。对此,本院认为,上述“连杆冷却系统”和“锁模装置”属于山田公司涉案冲床的内部结构,并没有处于裸露或半裸露状态,其组成部件及特殊尺寸无法仅靠观察和简单测量而直接获得,必须通过拆卸、破坏性剖析结构或使用专业工具进行测绘才有可能得到有关尺寸的全部技术信息;尺寸配合关系包括间隙配合、过盈配合等,公差尺寸配合的选择是山田公司根据产品的功能需要、加工的工艺性、装配和维修的工艺性以及加工成本等因素自己制定的,该数据无法通过测量获得也不属于简单套用公差标准就能得到的技术信息;工艺参数和安装要求同样无法通过观察产品即可直接获得,因此山田公司的上述技术信息具有秘密性,上诉人就此提出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连杆冷却系统”有利于提高冷却液的冷却和密封效果,“锁模装置”通过液压锁模,使摆头处于锁定状态,两者均具有实用性,且两者的独特设计能使山田公司的冲床产品获得技术优势,提高竞争能力,创造经济价值,具有商业秘密特有的商业价值性。

山田公司在工作场所和档案室设置了“保密”警示标志,在涉案技术图纸上盖有“山田公司受控文件”的印章,并且要求胡豪祥签订“从职期间及离开公司五年后不得将公司任何图纸对外泄露”的保证书,应认定山田公司对涉案技术信息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并为胡豪祥和王光兵所知晓,因此山田公司的上述技术信息具有保密性。综上,山田公司主张的涉案高速冲床中“连杆冷却系统”和“锁模装置”的组成部件、特殊尺寸、工艺参数、安装要求和尺寸配合关系构成的整体技术信息属于商业秘密。


案例三

案号:(2011)浦民三(知)初字第473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第三人明知他人违反约定或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而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视为侵犯商业秘密。

原文:原告主张的信息能否构成商业秘密,被告是否实施了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本案原告主张以下信息构成其商业秘密:1.中某项目的报价信息及技术方案;2.某某项目的报价信息;3.中某公司的地址及其联系人姓名、电子邮件、电话号码;4.武汉某某公司的地址、联系电话,及其光纤部负责人的姓名和电话。

对于第1、2项信息,本院认为,投标文件是投标人在投标日期截止前为争取中标而按照招标要求和条件制定的文件。在开标之前该投标文件不为公众所知悉。投标文件中的相关报价及技术方案,决定着投标人是否具有竞争优势、能否中标。在开标之前,竞争对手一旦知悉他人的投标报价及技术方案,便可以有针对性地调整自己的相关报价及方案,以获得较高的中标机会。因此,该些信息无论对于投标人自身还是对于其他潜在投标人来说,都具有重要的商业价值,能给投标人带来经济利益。在中某项目中,原告根据招标要求制定了包括工程报价汇总、管路系统报价、设备部分报价、GDS&Power System报价、人工及测试部分报价在内的报价信息,及实现招标项目所需的技术方案;在某某项目中,原告制定了包括工程报价汇总、主管路系统材料、人工及测试部分报价在内的报价信息。该些报价信息及技术方案体现了原告在中某项目及某某项目投标中的竞争能力,对于原告及其竞争对手而言,具有现实和潜在的商业价值,符合秘密性、价值性、实用性、保密性的法定要件,构成原告的商业秘密。

对于第3、4项信息,本院认为,构成商业秘密的客户名单应当是他人通过正当途径不易取得而权利人经过相当努力才获得的信息。本案中,中某项目及某某项目均为公开招标项目,招标单位的地址、联系人、电话等必然会被公布,即使没有公布也易于被同领域相关人员从其他公开渠道获得,因此,该些信息不构成原告的商业秘密。

?

关于被告是否实施了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本院认为,第三人明知他人违反约定或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而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视为侵犯商业秘密。在中某项目投标过程中,2010年3月23日刘某尚在就原告投标事宜与作为招标单位的中某公司联系,3月26日还将原告报价与技术方案发送给李某。可见,李某、刘某均知悉原告关于中某项目的报价信息及技术方案。被告作为与原告同样从事洁净设备的设计、安装等的企业,经营业务本身就与原告存在竞争关系,在中某项目与某某项目两个招投标项目中又同为潜在竞标者,在竞标之前,如果知晓原告的报价及技术方案,必然会使自己处于强于原告的竞争优势。被告明知刘某和李某系原告工作人员,且两人因参与原告同项目的投标工作必然知悉原告上述商业秘密,仍授权两人分别在两个投标项目中代表被告竞标,且在中某项目中直接使用与原告相同的技术方案,可见被告有使用原告商业秘密的故意,其行为应视为侵犯商业秘密。被告关于相关侵权行为由刘某和李某实施,被告没有侵犯原告商业秘密的意见,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案例四

案号:(2010)苏知民终字第0154号

裁判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损害的主要是权利人的经济利益,侵权人一般无需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民事责任,但如果有证据证明侵权行为导致了权利人的商誉损失,且权利人明确要求侵权人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可以予以支持。

原文:一审法院认为,两被告的行为影响了环正公司在客户心目中的信誉,扰乱了环正公司的正常经营秩序,应当向环正公司出具书面道歉函,消除影响;同时,两被告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给环正公司造成了实际损失,故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赔偿数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的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据此,尽管一审法院是以曹磊和海阔公司侵犯涉案22家客户为基本依据,综合考虑侵权时间、情节、侵权主观恶意程度,以及环正公司为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确定12万元的赔偿额,而本院最终根据证据认定曹磊和海阔公司实际只侵犯了其中的19家客户,按理也应当将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作相应调整。但是考虑到环正公司二审中针对曹磊的上诉理由又补充办理了相关证据的公证保全,为此又多支出了相关公证费用,同时结合双方当事人宣传资料中关于服务费用的记载和各自关于服务利润率的陈述等因素综合考虑,一审判决确定12万元并无明显不妥,本院无须予以变更。曹磊关于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适用。尽管一般情况下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损害的主要是权利人的经济利益,因此侵权人一般无须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但是如果有证据证明侵权行为导致了权利人的商誉损害,且权利人明确要求侵权人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可以予以支持。本案中,因曹磊和海阔公司的侵权行为影响了环正公司在部分客户中的信誉,一审法院根据环正公司的请求,判决曹磊和海阔公司出具书面道歉函消除影响并无不当。


案例五

案号:(2008)苏民三终字第0159号

裁判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侵权人提供客户的声明以此抗辩客户是自愿与侵权人发生交易,并不能仅凭声明即可认定客户信息具备合法来源。

原文:本院同时认为,一审判决关于“即便是钱志琴将涉案客户信息披露给顺吉公司,也可以认定涉案客户是基于对钱志琴的信任而选择与其有联系的企业进行交易”的认定不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 ?的规定,如果客户基于对职工个人的信赖而与职工所在单位进行市场交易,该职工离开后能够证明客户自愿选择与自己或者其新单位进行市场交易的,应当认定没有采取不正当手段。本院认为适用该条款的前提为,本案中,被上诉人必须证明台湾中凡实业有限公司、日本U-系统公司之前是基于对钱志琴的个人信赖才与明康公司进行市场交易。但被上诉人对此并未能予以证明,因此被上诉人并不能以存在信赖关系为由而免除责任,一审判决此项认定不当,依法应予纠正。综上,根据现有证据,本院认为,钱志琴未经允许,将其所掌握的明康公司涉案客户信息披露给顺吉公司。

鉴于顺吉公司法定代表人与钱志琴存在亲属关系,且钱志琴本人亦参与顺吉公司的设立及对外业务工作,因此,本院认定,顺吉公司在明知钱志琴违法行为的情况下,仍然使用钱志琴向其提供的明康公司涉案客户信息,亦构成侵权。据此,钱志琴、顺吉公司共同侵犯了明康公司拥有的台湾中凡实业有限公司、日本U-系统公司客户信息商业秘密。


案例六

案号:(2010)浙知终字第267号

裁判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披露”商业秘密行为,是指行为人将商业秘密告知其与权利人之外的第三人,或将商业秘密的内容公之于众,其应达到的效果应为使第三方直接知悉或容易获得,或者为相关公众普遍知悉或容易获得。

原文: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曹友卫的涉案行为是否侵犯涉案商业秘密及相应的责任承担。

本案中,曹友卫的涉案行为是将世源公司的涉案商业秘密转发至其曾使用过的其他企业邮箱里。双方当事人的讼争焦点在于该涉案行为是否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三)项所规定的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商业秘密行为。首先,涉案保密协议第九条、第十条明确约定,员工可自备因职务上的需要可能记录世源公司秘密信息的载体。而邮箱除具备通信的功能外,也可作为储存信息的载体,故曹友卫的涉案行为并不为涉案保密协议所禁止。其次,“披露”商业秘密行为,是指行为人将商业秘密告知其与权利人之外的第三人,或将商业秘密的内容公之于众,其应达到的效果应为使第三方直接知悉或容易获得,或者为相关公众普遍知悉或容易获得。本案中,因曹友卫涉案邮箱的用户名和登录密码系由其本人掌握,故案外第三人无法通过合法途径进入该邮箱,获悉涉案商业秘密。且世源公司也未能举证证明案外第三人因曹友卫的涉案行为业已获悉或使用涉案商业秘密。故曹友卫的涉案行为不构成“披露”商业秘密行为,亦未侵犯世源公司的涉案商业秘密。世源公司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如世源公司能够提供新的证据支持其诉请,可另行起诉。综上,本院认为,曹友卫的涉案行为不构成“披露”商业秘密行为;世源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